218.84.65.* :山花嫣然 人可依旧

读完了,似乎那魂不守舍的日子应该离去了,可是,我知道这一切都仅仅是开始…… 

  《山楂树之恋》所以能打动我绝不仅仅是一件美好的陈年往事,更是一种令人无法抗拒的人格魅力和那艰苦岁月中的人性的光辉。也许和静秋一样,见他第一眼时,我便已经爱上他了。那样的年代还能那么开朗、乐观,还能笑得那么灿烂,似乎动乱的年代并没有在他身上烙下任何印记,这是怎样的一个人啊? 

   一见钟情 

   在这个不再相信爱情的年代我却要提到一见钟情,还是三十多年前的一见钟情。浪漫从来都是在你最不经意的时候悄悄落在你的身旁,也是在你经历过后才惊觉,原来这就是倾心。炊烟袅袅、暮色四起的时候,静秋听见有人在用手风琴拉苏联歌曲《山楂树》,还有一群人在伴唱,很是惊异。而这拉琴的就是建新,一个英俊、笑声爽朗的年轻人。从此他那白衬衫蓝色军大衣的形象永远地映在了静秋的心底。每次回想起这段,我总是在想,建新怎么会如此快乐,母亲的自杀、交易性的烦恼恋情以及动荡的看不见光明的时代背景,而他们却像是一群生活在桃花源里的人,自得其乐…… 

   口是心非 

   女孩子的心思,尤其是恋爱中的女孩子的心思是最最变化莫测的。所以静秋一边提防着自己不要陷入建新的“圈套”,又一边忍不住的偷偷看他、暗暗想他。而在这方面,建新是大方的、热烈的,不会因为试探静秋而让她暗地里伤神。这让两个人少了很多误会,如果不是建新的大方和不假掩饰的胸臆直白,也许双方在暗自揣测中就永远失去了相爱的机会。记得静秋因为建新曾经的未婚妻而指责建新也许某天会这样对她时,建新是这样说的:“静秋、静秋,你可能还没有爱过,所以你不相信这世界上有永远的爱情。等你爱上谁了,你就会知道世界上有那么一个人,你是宁愿自己死都不会对她出尔反尔的。”所以从某种意义上说,是建新无私的爱感动了静秋,让她在对爱情犹豫不决的时候迈出了勇敢的步伐。 

   两情相悦 

   我必须承认,两情相悦是人在爱情中最最满足的一种状态。有人对我说过,那种感觉就像是从一个半圆到一个完整的圆的感觉,圆满。网上有人说静秋对建新太不温柔了,静秋本人也说过自己每每回想到当初对建新使小性子折磨时,想到他可怜巴巴的样子就好心痛、好内疚。也许静秋根本不用自责,更不用内疚,如果你内心是爱他的,无论你以什么方式表达,他都读得懂…… 

   超越时代的理智与清醒 

   想到了台湾自由主义的启蒙大师殷海光曾在临死前说过这样的话:“我还不能死,我虽然没有多么渊博的知识,可是我有超越这个时代的思想,这么死去,我会死不瞑目……”是的,活着与活着是不一样的,只有带有思想的活着才能活出境界和价值。在那个没有光明、不敢奢谈未来的时代,在那个为了保全自己可以“大义灭亲”的年代,建新能那么快乐坦荡的生活着,还经常“反动”地鼓励静秋这样的时代终究会过去,名著不会因为一时的厄运成为垃圾……建新在静秋的面前就像是一盏灯! 

   金子一样的心 

   如果你是被建新对静秋的好打动,那么你只是被建新的爱情感动了;如果你是因为他的善良、他的乐观、他的痴情打动,那才是被他完整的人格魅力所折服。正如我们听过的老话,看一个人好不好,不是只看他对你好不好,而是要看他对周围其他的人好不好。所以我才会觉得建新是那么珍贵。
 
   伟大的情人 
 
  建新、建新,我不知道你是怎么坚持到最后一刻都不愿让静秋找到你的。静秋是那么坚决的要和你生死在一起,所以你怕了,你怕她和你一起走,所以你宁可撒下瞒天大谎,宁可让静秋恨你一辈子也不愿意让她找到你,陪着你。躲在那个小城市等着慢慢离去,只是为了在再也忍不住的时候去偷偷看看她。你可知道在你弥留之际流下血色之泪的时候,那心碎的岂止是静秋一个人? 

  耳边响起了建新说过的话“如果静秋过得很幸福,就不要把这些日记、信件和照片给她;如果她爱情不顺利,或者婚姻不幸福,就把这些东西给她,让她知道世界上曾经有一个人,倾其身心爱过她,让她相信世界上是有永远的爱的。” 

  结语  

  一个星期了,删了改,改了删,却写的始终不让自己满意。似乎心中总有一种写不出的痴恋。原来世界上是真的有过这样的人、这样的爱情、这样的永恒……

4 responses to “218.84.65.* :山花嫣然 人可依旧

  1. 花花兔子

    又是一个痴恋的人……,谁说这个世界上没有真爱?

  2. 写得真好!

  3. DING.

  4. 盼儿快长大

    每次读到评论山楂的好文都好像又重温一遍小说本身,依然为老三、静秋而心痛,依然忍不住热泪盈眶。

发言的人请给自己一个比较好辨识(也比较固定的)ID,凡是没名字的,我就删掉了。